寂寞狂想曲

      如果寂寞能用容量来估算的话,我想我此刻比任何硬盘都来得海量,在南宁的每一个夜晚,我都思考着寂寞与孤独的尽头究竟是什么,然后才从窗外的月亮领悟寂寞的尽头犹如那轮明月,从空旷的宇间尽管清晰却又遥不可及,无论我脚下的踏板踩的多么激烈,这辆自行车究竟无法到达月球这般无奈,何必用不切实际的想法来委屈自己呢?逆来顺受吧!
      一遍一遍的听着后街男孩的I Want It That Way,我想我已经能顺着音调哼出那只有自己听得懂的歌词,在这浑浊的网吧,我没有一丝心情去欣赏音乐,不过只用音乐来堵住我的情绪,堵住那在我身体四处延展的寂寞的藤芽,然后抬起头看下对面座的情侣,才发现自己如此的微小,毫不顾虑我的感受在那里玩耍着他们的kiss技巧,在欣赏这突来的激情之余,不由得猜想起他的舌苔能在她的口里品尝到多少其他男人的口水味,她会不会也很傻很天真,请原谅我这被寂寞掩埋的人所有无厘头的想法和做法,可知描述你们的技巧犹如强迫一个到了不惑之年仍然是处男的男人去写黄色小说一样苦涩。在这里我不会对人说出我的想法,即使在这个深夜的寂寞或者是喧闹的网吧,在这平静冷淡的文字中,我依然无法将自己的一切展路出来,我想寂寞只折磨着我一个人,刻着我名字的寂,刻着我名字的嫉妒,刻着我名字的生活,我无法将他们从我的内心深处拉出诉诸在这平静的文字上,他们抓着我的心中每一个神经,在我去触碰他们或者是要把他们出卖给别人无法理解或者甚至于会嘲笑的耳朵或眼睛时,他们开始折磨着我的每一个痛,开始在我的内心哭泣,求饶,希望我能够永远拥有着他们,保护着他们。
       对于一个人来说,我现在所住的地方的确是过分的宽敞了,在我寂寞的思绪蹿上来之际我可以拿起拖把一次又一次把它拖干净,然后让大毛小毛弄脏放出来散步,然后再一次拖地,再一次把大小毛放出来,跟它们说下我此刻有多寂寞,我总以为我有大毛小毛相伴,然而我无论多声情并茂地向它们倾诉着我的寂寞的时候它们仍顾着自己东奔西逐,只想蹂躏我为它们留的一片净土,甚至多瞄我一眼都是多余的举动,这让我十分的伤心,就像一个等待着男人爬上身体的妓女,那么的讨厌又那么的着急,我知道我再动情的话都无法扭转它们的目标,虽然我是那样的渴望它们能明白我说的话,但这如同一个妓女讲述的悲惨故事一般无法让人相信,她们守在一个破旧的乡镇小旅馆,给一个一个满足以后躺在身边吸烟的男人无力的讲着自己的身世,虽然她们也知道这些故事完全不能吸引那个男人从乳房转移兴趣,我孤零零地坐在床上,烦躁和闷热一直包围着我,寂寞和痛苦一直侵蚀着我,直到我说不出话来。然后叼着烟一个人走在寂寞的水泥路上,承受着一对对路人对我异样的目光,看着路边小孩用那生殖器官倾斜尿液灌溉蚂蚁洞,看着那些民工拿着山寨机忘情的自higt,看着电线杆边的两只瘦狗交配,就这样漫无目标的走着,等待身体的疲累感布满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再回去懒懒的躺在我的床单上,沉沉的睡过去……
引用通告地址: 点击获取引用地址
标签: 寂寞
评论: 0 | 引用: 0 | 阅读: 3435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网 址: 邮 箱:
验证码(*): 验证码图片 选 项:
内 容(*):
  • 粗体
  • 斜体
  • 下划线
  • 插入图像
  • 超链接
  • 电子邮件
  • 插入引用
  • 表情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