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

  今天无聊在网上搜了下我的真名,没想到居然找到不少结果,可能这世界如我这般老实的人实在绝无仅有了,又或许名字起得太烂,别人不屑和我用同样的名字,搜索出来的结果全部都是我自己的资料,而其中有一个结果竟然是十年前的网页处女作,用现在的角度去看,奇丑无比,垃圾到没有合适的形容词,但那确是我花了很多心思作出来的东西,用那一年做题目来写十年前的事,才发现人生苦短,转眼花开花落十载,然而我还是喜欢叫做"那一年",仿如昨日。

        那一年,我睡醒的时候天是黑的,空气是寒冷的,跑步是带劲的,女孩是单纯的,没有人会说我无赖;那一年,自修下课的操场空气是热的,月亮是皎洁的,我们讨论的不是黄色笑话,而是那课本上的代数几何,唐诗与宋词;那一年,我啃着面包能在书店呆一天,我会用壁虎把女生弄哭然后让班主任在讲台上炮轰,为了厨房那几块肥肉而留校,干了很多白痴而又怀念的傻事。

      说实话十年前的事好多已经很模糊了,直到那个网页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勾起了一圈圈记忆的涟漪,天真的可笑,当年与我同过教室并且有纪念册的同学都肯定有我那可笑的个人网站地址,米黄的背景,单调的内容,大大的站长昵称“冥界血神”,我现在已经记不起为什么会用这么邪恶的网名,但这却是我第一个网名,幼稚是幼稚了点,网名叫帅哥真人或许也是撞墙的脸,很是怀念那些不知愁的日子,当然我并不会想回到过去,毕竟人得向前走,时间往后流,岁月的蹉跎让人更成熟之外也更神秘,那些幼稚的脸孔就如同夜空镶嵌着的星星,一闪一闪,终究会有看不见想不起的时候。

引用通告地址: 点击获取引用地址
评论: 1 | 引用: 0 | 阅读: 2831
  • 1 
铝单板 [ 2014-07-31 17:27 网址 | 回复 | 编辑/删除 ]
到现在已经好多年了哦,呵呵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网 址: 邮 箱:
验证码(*): 验证码图片 选 项:
内 容(*):
  • 粗体
  • 斜体
  • 下划线
  • 插入图像
  • 超链接
  • 电子邮件
  • 插入引用
  • 表情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