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充满邪气了

    死人是晦气的东西,但在宁波这边死人弹奏的音乐我却不排斥,仪仗队一个样,一个轰天雷切换一首歌曲,长号、唢呐、手鼓、大鼓、仪仗鼓……都出来了,半个月前那次老人往生后的演奏水准还挺高的,上个星期的那个相对就太差了,节奏参差不齐,好些曲目居然变调,昨天和今天小区来了一群和尚没日没夜的做法事,我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头发比我还长的和尚和法师,本身应该是普渡众生,佛法法事是净人心灵的吧,那么理论上是让急躁的人听到佛经都会心静下来,这叫禅嘛。而我呢,可以接受死人时的晦气,和那些常人都反感的“死人乐”,但我却无法忍受这些和尚做法事,敲那个木鱼像哪个上链条的闹钟,哒哒的响个不停,念那个听不懂的经我都分不清到底是在念还是在唱,我细心听居然还有“领唱”的,说真的我至今还能背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那是因为小时候港版的西游记里,经常出现这段经文:“观自在菩萨,行心般夜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小时候贪玩就背出来念着玩,念经那套无法就是南无阿弥陀佛之类的,但在小区那群和尚整天弄着不靠谱的乐调嚷着“摸你啊妈摸你妈摸你妈”实在是听不懂在念(准确来说是唱)些什么,我是及其厌烦,厌恶!如果可以选择,我情愿听死人演奏的“葬曲”更好了,起码那个鼓声还很澎湃,音乐沉重得来有现场音乐会的味道,这些和尚念得没有音乐元素不说,听不懂也不说了,居然像大话西游那个唐僧一样唠叨个没完没了,念来念去都是用时而高音时而低音重复不断的“摸你啊妈摸你妈摸你妈”,我在想一个洗涤人心或者说是起驱魔作用的东西为什么会让我如此不安?细想一下,我明白了,也许我就是魔,十恶不赦的魔,我卑鄙我下流我无耻我小人,所以这经就是驱我这样的人的。这样一想,符合逻辑了,心中的矛盾霎时间就解除了,水至深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我还怕什么?

引用通告地址: 点击获取引用地址
标签: 意淫
评论: 0 | 引用: 0 | 阅读: 2816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网 址: 邮 箱:
验证码(*): 验证码图片 选 项:
内 容(*):
  • 粗体
  • 斜体
  • 下划线
  • 插入图像
  • 超链接
  • 电子邮件
  • 插入引用
  • 表情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