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记

 10号小波两口子算是踏过鹊桥来到宁波了,邵建小老弟也放暑假归来,貌似这个周末注定就是聚会的良辰吉日,貌似也是来宁波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聚会了吧。
     本来下午接邵建小弟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好晚上的战略的了,放小捉大,没想到晚上小朱同志对着十号人面前居然闷骚起来,滴酒不沾,任凭我们激将也不动色,这一刻我相信他不再是一个人,他是春哥和曾哥附体得永生了,很难让人相信一个人强忍在MM面前闷骚起来,我索性牺牲这闷骚男拿来活跃气氛,在老毛的默契合作下,还挺顺利,意外的收获则是存艳与我同舟,男女同舟,划船不累嘛。
      在餐馆折腾了两个小时,直达万达广场k歌,邵建老弟的唱歌的确不错,最重要的是终于如愿所尝把存存唱歌的声音给录下来了,留着自己听,或者偶尔拿来勾引下某人也不错,这一晚,除了小波这闷骚男,在座的男男女女都亮过嗓子了,本来和存存玩大话骰就要试下她酒量的,小朱这闷骚男突然来个大转变过来送死,也罢,单身的我人品大爆发,把剩下的半瓶红酒基本都给小朱干掉了,那一霎,我们都忘却了生活的烦恼,只有娱乐,不管闷骚的或像我这种无赖的都尽情的开怀了,凌晨散场,各自回去,回宾馆后和老毛一张床睡,据说上帝给你开了一扇窗的同时也会把你的门关上,存存要和我一条船注定我就没福分去享受的了,选择和老毛一张床成为我这次最大的错误,整整一个晚上被老毛的鼻子交响乐震撼得我无法睡眠,到早上五点多还没睡着,到了七点半,我约莫睡了一个多小时而已。
      11号本来是约好8点半在车站汇合的,结果种种很人品的原因导致了九点多才到车站,弄到我们这边的反而最迟了,在去李家坑的路上,是我几年来最糗的一次了,公车上一个小时的路程里呕吐了不下四次,李家坑那边上山的时候包的面包车里呕吐了两次,最后胃里实在没有东西可吐了,只剩下黄胆水,苦苦的!那一刻想死的心都有,并且每次下车都拉肚子,我都记不起我用了多少纸巾,我自己都怀疑自己中邪了还是真晕车了。
       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总算到了李家坑漂流点,六年四女五条艇,偶如愿和存存一条船,除了闷骚男小朱外都是男女搭配,漂流了一段路进入一个比较宽敞的水域,认识的不认识的彼此都玩起了水战,我是兴奋过头了,跳下水游了几圈玩弄了下,跳到老毛挺玩了会,又跑回来拉着艇游着追赶他们,由于一路上的狂吐掏空了胃,身体不行了游了没多久就软趴趴的,好不容易翻上艇,身体却动弹不了,反倒让存存照顾了,或者本来就不应该让女人掌铊,存存划了半天,艇子原地打转了几圈,把我再次弄晕了,继续狂呕一翻,幸好有存存给我拍几下,要不真是连水都吐不出了,我的胃除了胃汁已经别无他物,我无力再划船,只能把小朱换过来了,便宜了老毛啊!还好,和小朱一条船还挺不赖,起码航线够直,慢慢我也恢复过来,在接下来的冲浪中实在够刺激够爽,当然啦,要是小朱是个女的会更爽,难得休闲嘛,在5米落差那次漂流中,差点连我自己都给飘出去,有够刺激的,高潮不断,后半段有个大眼睛的美女把咱小朱的眼珠吸引了,当然我觉得是我们吸引了她,我发现每一次我们的挺冲下去,她都冲着我们甜甜的笑,我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小朱有什么搞怪动作引人家笑了,莫名其妙的,在最后一起上观光车上山的时候小朱提起那个女的我才发现原来这闷骚男一直留意着人家小姑娘,太坏了!
      尽情的玩了一下午,傍晚包车回去的时候在车上大家都睡着了,那个累啊!晚上邵建小弟爸妈来接人又请大家大餐一顿,我本身以为自己吃不下的,没想到我还真开胃了,把胃填满那个满足感啊!

流水账记录11号聚会宁波漂流记。
引用通告地址: 点击获取引用地址
评论: 0 | 引用: 0 | 阅读: 2656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网 址: 邮 箱:
验证码(*): 验证码图片 选 项:
内 容(*):
  • 粗体
  • 斜体
  • 下划线
  • 插入图像
  • 超链接
  • 电子邮件
  • 插入引用
  • 表情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