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之殇

三月之殇
       还没来得及回味,整个2月已经如溪水般流走,留下稀里糊涂的我,和这漆黑的夜,我要诉说的并非2月的回忆,而是这还没过完的三月,对这新鲜的日子,我倒觉有一份回忆的味道,就像抛出去的纸飞机,划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后折回原点。
      在黑暗而又寂寞的夜中,无端的烦恼排山倒海般涌出来,这个时候就必须写点东西,用来安抚那傍徨不安的心灵,祈祷模糊浑浊的未来,我总在猜疑未来的日子里,一个人究竟可以有多寂寞,我可以一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窝在一个小房间里,在夜里抽着我一个人的烟,烟圈和咖啡的热气交织出梦幻的滤镜布满我的视野,扩散到我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看看演化出的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幻境;饿了有我的泡面和饼干,或许可以点上昏黄的蜡烛,享受着安静的一个人的烛光晚餐,然后继续工作、睡着、醒来……重复着我的每一天,请原来我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与忧虑,也请原谅这些让你无法理解的文字,毕竟他是我用来组织出来表达我想说的东西的唯一方法,诉说给这个夜和这个寂寞的空间而已。
      不懂夜的寂寞的人,永远无法读懂我的文字,尽管我已经很努力的描述,就像处女没体验过野性的冲击,无法理解那撕裂床单罢休的高潮的快感。当我认真的和友人想谈起我的辛酸,而友人疑惑般的笑容却又让我无从说起,仿佛我连在寂寞中沉沦都成了他幻想中的幸福,那过去的种种就更无法提起了,原来我的痛苦已遭受许多人意念里的强奸,满足了他们的快感,而我,只像歌姬一样笑着哭泣,把曲付琵琶,曲终弦断,何处觅知音?
引用通告地址: 点击获取引用地址
评论: 0 | 引用: 0 | 阅读: 2809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网 址: 邮 箱:
验证码(*): 验证码图片 选 项:
内 容(*):
  • 粗体
  • 斜体
  • 下划线
  • 插入图像
  • 超链接
  • 电子邮件
  • 插入引用
  • 表情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