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湮灭在三月

 三月,终于离去了,是那种永远也不会再出现的离去。
       人生向前,背影往后,年华光影,似水流年,轻的飘走了,重的留下了,爱与伤,孰重孰轻,无法衡量,但我知道,爱已远行,随风飘零,越来越远……
        曾经虔诚,像个教徒,守着真主,尽管遥远,但相信主能知道我在守候,那时候,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夜是黑的,日子是清澈的,那时候笑起来放肆的忘乎所以,那时候的心情爽朗的像一阵风,夹带着一种热烈。但那时候已经不再来了,就像永不再来的生命一样,那样的美好湮灭在光阴的流逝中,早已发不出声音了。
      三月,终于明白了很多东西,但又增加了一些更迷茫的东西。以为骆驼能一直坚挺,但最终还是扔下了那根稻草,当考验变成背负,当骆驼已经死去,终于明白了农夫的期待变成了冷漠。
        三月,除了晚上的三楼kof,从未迈出家门半步;三月,在床上躺了12个小时,可夜晚眼睛未闭上睡过觉;三月,身体本身是忧伤的,但比身体更加让人忧伤的是太多的无力;三月,病痛挖掘着身体的每个部位,但最后掏空内心的不是病痛,而是最深的冷漠。
        我们本是没有忧伤的,不应该有也不想有,但它却像生命中不可或缺一部分一样总会出现,这种忧伤不是可以去营造,它总在不经意的时候突然袭来,在我们没有一点准备之下充溢着你的世界然后让你难过得失去希望。
       人是活在现实中的,不是活在理想里的,当风雨不断洗刷,爱的,不爱的,其实一直在告别中……,突然觉得很老了,突然觉得不再虔诚了,突然觉得不再相信了,突然觉得很脆弱了,连眼神都不再那样清澈。
       何时变得执着,但是不知道这样的执着究竟算什么,不爱,不恨,不怨,不强求。一场寂寞的相思,一场磅礴的大雨,一场冷漠的分离,毁灭一个自己,创造一个自己!

在线播放文件 -- undefined

QQ好友删除了不少

今天一口气把主QQ做了次大清理,其实这个QQ这两年来也没什么人加了,除了熟人,或现实生活上的朋友,以前的一些网友几个月没一句话谈的都删除掉了,或者说我不认识、陌生的都删除光了,本来这没必要记录,但这两年来我貌似就这一回清理名单,不是因为QQ太多人,自上次大清理后已经删了绝大半了,剩下一百多号人而已,但就这一百多号人了,我都觉得有太多的陌生,或许是我朋友越来越少了吧,相信对于主QQ来说,这是最后一次清理了!

春之郁

     昨天下午网络极端的不稳定,整整一个下午什么事都干不了,外面依然夹着细雨散发出阵阵寒意,无聊的人自然行为也会变得无聊起来,其实我自己写的东西自己很少会回够头来看,大部分自己写过什么也忘却了,打开我的博客,翻看着旧博客的存档日志,我才发现由搭建第一个博客至今已经写了整整四年日志了,回想那青涩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在四年前我就习惯了凌晨来写日志,有时候不知道博客的存在是否应该,登陆后台翻出了很多隐藏着的日志,那些深埋的伤疤又被我自己揭开,但随着时间推移,血红的回忆都已淡化成水。
        我重新给博客弄上播放器,花了点时间选放上些自我挺喜欢的音乐,记得以前的我上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博客,放着音乐再去干其他事,这已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但人得意后会变懒的,我这种习惯也就被音乐网的随机页面取代了。现在这么一看,博客的面貌又恢复到两年前了,真的舒服多了!
       昨天在另外一个QQ空间写了篇日志,我突然想看看以前的愚人节我写些什么东西,一翻记录才看到原来我这些年来只有今年愚人节写日志,但很奇怪我依然记得我几年来的愚人节干过些什么,这些年来的愚人节真的很愚,内疚啊,我要对受害人说对不起,尤其是前年的,虽然我并非愚人,但老天却愚了我们,有些东西不是没有去把握,而是考验太残酷,结果我们都失败了。
       今晚死老毛又给我催电话,拜祭完祖先后,我想我也该是时候收拾起背包踏进旅途了,大部分人总有向现实低头的一天,向理想的乌托邦说再见!

天要下雨

      好久没写过点东西了,在这样下着雨的晚上,也是时候该腾出一东西来折磨下那安逸的精神,今晚我又看了一遍东邪西毒,我对于非搞笑的电影一般不会看第二遍,在以前单身的我有个习惯,每年的情人节我要看一遍showgood的作品《小兵的故事》,不知在什么时候我习惯了去看东邪西毒,在夜深人静精神空虚的夜晚,吸毒般的盯着屏幕上的闪动,其实我自己究竟看了多少遍东邪西毒,我自己已经记不清楚了,甚至里面的剧情我也说不清楚了,背不出里面的对白也记不起里面的结局。 
      看多了东邪西毒便会想看看类似的东西,于是便会想起看王家卫的其他作品,于是我今晚彻头彻尾地看了一般《重庆森林》,意外的是一点也不类似,这样的结局对我而言是过于美满了,显然一个乞丐在餐馆玻璃窗外是格外痛苦的,我把在剧里出现最多的音乐作为这篇日志的背景音乐,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曲调很合适这样的夜晚,我郁闷的压抑很需要释放,california dreaming on such a winter's day 。 
     今天是愚人节,其实时针没踏过凌晨,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要发信息来愚我一把,对于这些可爱而富有幻想的人来说这是个难得的玩弄人寻开心的日子,但我是习惯了的,愚人节不过是个符号化而已,我每天过的日子不多不少都是在愚人和被愚之间交替,每天用心听哪句真哪句假,每天看哪个真哪个假,慢慢已经失去了分辨的能力了,或许某些人的人生就是在等待那最后的一根稻草,但你无法知道哪根才是最后一根,就这么煎熬的等待着,人并不怕等待,只不过害怕那是个无尽头的等待而已。
在线播放文件 -- undefined

博客播放器恢复回来了

    博客的播放器好像在07还是08年初就撤掉了,那时主要是因为百度收录音频资源过去,流量狂损啊,一度让我没地方听歌,以前都喜欢进自己博客听,现在闷着没事干就恢复过来了,以后上网也有个地方听歌了,把喜欢的歌曲都放这里来。

广西电信-将无耻进行到底!

http://gx.vnet.cn/ad/up/
乍一看还以为我电脑中病毒了,之前弄了个仿QQ的腾讯迷你首页(http://welcome.gx.vnet.cn/),现在更可耻,弄个上弹窗口出来,其实最大的恶意病毒就来自电信本身!还不可杀的!真日!

标签: 电信 流氓 广告

好吧,接受意淫!

     我虽然不能喊出CCTV“这样的夜晚,除了创造人类,我们还有什么追求?"如此强悍的豪言壮语,但这样的夜晚,我着实是很无聊,无聊的人除了装逼就是意淫,不在放荡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有时候做人真的不能太认真少了幽默。
      或许在我往日的文字里过多地出现了“意淫”这个不雅的词语,今天一位以前的女同学无聊的和我讨论起男人的问题,不清楚我究竟在在沉默中如何化为变态,硬遭她强硬把男性都归纳为色鬼,自然这无名之火也把我烧得赤裸裸的遭罪了,我就此展开了扯蛋式的探讨。
      日前臭名昭著的潘同学在其空间挂出羊头的同时也把我拉扯进去跑个龙套,我想达尔文先生料想不到人能进化到如此龌蹉,不过细想也罢了,虽然很寻味他究竟要写给谁看的,但好歹他的豪言壮语也算马桶里溅起了自己的水波,滂湃有力的渲染着他的单身和纯洁,于是我便时常成为他的桥板或道具,意淫着我不存在的恶行,好像一道菜肴,被他品尝得津津有味乃至上瘾不可收拾,但凡遇到女性便把我意淫成反面人物挡在前头,貌似他在把我恶化的形象下可以掩盖他的邪恶,可怜的娃啊。
      以前都说谁谁谁有多牛逼,殊不知牛逼都要熬出来的,于是我便被某些人意淫着我的过去,总和我假设要是以前的我,尤其是杨同学,总意淫着我的过去,貌似我很风流一般,我一直疑惑是否他暗恋的女人男友长得像我,导致我终日遭受着他无端的揣测,或许南宁的真的粥少人多吧,导致这位同学心里极度不平和,又一个可怜的娃!
       综合这些日子来的观察,貌似周边的人都是徘徊在无聊和极度无聊之间,难道这也是金融危机后遗症?

什么是人权?

       今天看了下腾讯新闻,有篇《国新办发表2008年美国人权纪录 敦促美国反思》,源地址:http://news.qq.com/a/20090227/000264.htm
 看完这则报道,我郁闷的心理久久不能平复,好像艳照门事件中,一群光棍们讨论着XXOO的祸害,而自身连摸下人家的小手乃至远远地观看都做不到,却大肆宣称什么祸害,大有一种吃不到的葡萄的感觉,我承认我思想是很邪恶很肮脏的,那个门的事件,我仅有的是羡慕与嫉妒的心态,没有丝毫的不满!

末了,仅代表我那浓厚的爱国之情,祝福伟大的祖国伟大的领导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两会胜利召开圆满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