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浙江名车撞人成为一股风潮?

     过浙江十几天,先是70码事件,然后宝马车撞人一家三口,今天又来个保时捷越野车撞到一死八伤,把这股热风推动起来了,它们都有个共通点,肇事的都是有钱人,开的都是名车,被撞的都是普通老百姓,最近报道这么爱这类新闻题材,是要做阶级斗争还是要弄得人心惶惶啊,难不成要弄到大家在浙江城市的街道上走路都没有安全感?

推广论坛难度高出很多了

     个性执行者06年还是07年关闭的连我自己都忘记了,欧拉时尚论坛也关闭了近两年了,这两年来真没好好研究过论坛方面的推广方案了,两天又按着以前的方式,居然行不通了,个性执行者论坛顶峰时期好像也就只有近三万的会员,但同时会员在线率最高我记得好像也有七千多,以前宣传很简单,在各大版主,论坛发些半软半硬的文章,招些版主带动下人气,写写软文,然后基本就可以甩手不管,它也慢慢壮大了,欧拉时尚就是个例子,走时尚和街尚志的路线,一直发展很好。现在则不行了,人气少的论坛宣传没什么效果,人气大的论坛都不是当年的业余版主团队,都是公司专人负责,敏感得像条猎犬,稍微嗅到点外站连接立马删除封id,软文投稿没点关系也不容易登载在网站首页了,甚至连些不知名没什么人气的论坛都牛气轰轰的了,那套推广方式绝对不行了,网站短信息方式的推广效果也是很微,迟点弄个常用推广手段效果表出来。

目前比较稳妥有效的方法:
各书签网站的作弊式,比如骨头的QQ书签发布,效果易见。
擦边球式诱惑,升得快 死得快
软文推广,除了软文写得好,还要给点好处官方才行。
AD,烧钱,但绝对不是最好的方式
归根到底除了炒作和突发事件,是没有一两天内爆发性增长流量的。

回想起来个性执行者论坛不是因为政治原因关闭,欧拉时尚不是给无量商弄丢资料,现在大概也能卖固定广告位了。虽说没什么可惜,论坛用来赢利向来是很薄利,但用来搞气氛还是不错的。

幸福如岚

天之边,海之源,清醒不能眠。
心之岸,梦之渊,无奈人难圆。
不足以形容此刻的悲狂。
幸福各不相同,
跨过你我走过的路,
从此最熟悉的陌生。
弥漫孤寂的云雾,
穿越心跳的故乡。
好吧,我为你赞歌。
好吧,我为你祝福。
吝啬的年华流逝,
但愿还有奢侈的思念。  

流量的最高峰期-本博客截止至今天日流量

博客上的统计数据仅仅是日志部分的,插件部分并没统计过去,而流量很大部分是插件部分吸取的,所以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上传两张截止到今天的本博客统计日流量截图。
流量统计一
attachments/3362514628.jpg
流量统计二

attachments/3439527354.jpg

懒散

      或许真的很久没在太阳底下了,今天的太阳特别猛烈,眼睛一直很不适应,我忘了有多久白天没出去走走,今天天气很好,趁着买车票的机会出去走走,我也忘了有多久出去不穿拖鞋,于是今天给了我懒散的感觉,塞着耳麦,穿着拖鞋,一直走,太阳显然过于猛烈了,尽管我心情很平静,仍然觉得太热,还好最终我还是买到了27号的卧铺票。
      应该有近一年甚至更多了,我的背包一直闲置在角落里,这次又重新拿起背包了,很不习惯在铁路上的时间,有种让人孤寂的感觉,坐在窗口的位置看着窗外飞逝而过,很难形容那种奔波的感觉,面对着陌生的过客,谈论这社会的种种,或许也有几个女孩,喜欢听我谈论历史或神话,然后到餐车共进午餐,貌似一直都如此单调,我喜欢在半夜人静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呆在吸烟区,对着车门的玻璃窗,感受那昏黄的灯光,感受那孤寂的寂静,或许无聊的擦燃打火机,看着火焰飘动,在火焰中看着自己的影子,像风挂过草面,漂浮不定,就如同我的未来,一样的捉摸不定,坐火车最有感觉的莫过于太多的感触,第一次坐火车以为很新鲜,但又让人很疲累,往后每次坐火车都很不踏实,就像个游子,在陌生的城市中穿梭,再然后在首发站坐火车你便感觉回到了起点,人的缺点就是有太多的感触,老爱回忆,回忆些值得怀念的时光,回忆些不堪的往事,回忆在候车站等待的孤寂!
    失去了童真,人被磨练的千仓百孔,习惯了在大都市里穿梭,习惯了在陌生人群里孤立,习惯了坐公车看着窗外的无奈,习惯了寂寞占领神经!

今天无聊,在百度上搜索“残”居然我博客居然显示在第一页,娘的,我真的残了么?感谢百度把我定义成“残”了,身体健康残了,精神残了,这次真的老残了

我的罐头生活

attachments/1013212213.jpg
基本上每晚一瓶黄老吉两瓶椰子奶,夜宵倘若不出去吃便只有方便面或罐头八宝粥
attachments/3450235403.jpg

几天不收拾,角落便满了瓶子
attachments/7252592688.jpg

再入思旺

        四月五日,天气如同我的心情,阴暗阵雨,这天是拜祭奶奶的日子,早早驱车进思旺,这个我很亲切又很反感的地方,在我会爬山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每年清明上思旺镇西的山拜祭祖上。到了奶奶去世,也葬在了思旺的山,于是我对思旺的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那里山高气爽,村民友善,山上有雾,似游龙或仙腾,山下有溪,清凉入扉。远离闹市,这里的确是清静的好地方,奶奶在这里应该也住得很舒心。
         7点半给爷爷扫墓,直接驱车往思旺,这条路我由很陌生变成很熟悉,对于一个路痴的人,着实不容易,但这次驱车又感觉很陌生,并且很讨厌,半路上塞车,排起了长龙,车子寸步难行,骑摩托的人可以不守序,弄得水泄不通,让人烦不胜烦,人性的自私充分的体现,我倒原意这个时候来个暴雨,或许能对疏通路况有帮助。
         在思旺的路上,树木依旧挺拔,在回龙到镇西的路上和几年前没什么变化,只是过往这条路上的人都变了,人心已经变得不可揣测,树木的年轮不过多了两圈罢了,人心已经变迁了无数个轮回,还记得那些桥头,还记得那些猪市,还记得那些灰尘,只是渐渐的陌生罢了。
         最终我还是没有看到奶奶的坟头,很遗憾,按辈分,我留下在山脚守候,两个多小时的等候,我想了很多阴暗的东西,加上时而暴雨,弄得自己更郁闷了,为了摆脱这种忧郁,我自个开车在山路里颠簸,没有目标的来回转着,雨水打在车窗上,模糊着前方,就如同我的情绪般模糊不清,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除了酒量变大,连车技也会变好,在如此狭隘如此恶劣的山路,方向盘居然可以控制得很好,这是很讽刺的。
        思旺最出名的莫过于所谓的思旺桥头粉,而这天从伯父的口中总算知道了这段往事历史,正宗的背后躲藏着一代人的悲伤,痛哉,渊源不再。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下车吃碗桥头粉,但看到了店边的一个女孩的背影,飘逸的长发,花格子衬衫,牛仔短裙,我特然觉得这里的粉有黯然销魂饭的味道,便没胃口了,驱车回家,不知道明年的清明是否还会进来,别了,思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