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网络经典句子 哲言哲理

其实我是一直相信的,我根本不需要想起什麼,因为我从来没有忘记过。

不爱的爱情,永远不会变坏。  所以,我们调情,我们暧昧,却永远不要相爱。

我没哭,可是眼泪流下来了

成熟不是心變老 是眼淚打轉還能笑

誓言就该比永远更远。

缘分是用来说明你突然不爱我这件事情。

Miss somebody I lost.Forget somebody I miss


最浪漫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

永远都不要停止微笑,即使是在你难过的时候,说不定有人会因为你的笑容而爱上你


我故意学习,故意工作,故意生活,故意活得像个人!


离开我就别安慰我,要知道每一次缝补,那颗心都会遭遇穿刺的痛。
你以为最酸的感觉是吃醋吗?不是的,最酸溜溜的感觉是没权吃醋,根本就轮不到你吃醋,那就是最酸最酸的。

[阅读全文]

我的罐头生活

attachments/1013212213.jpg
基本上每晚一瓶黄老吉两瓶椰子奶,夜宵倘若不出去吃便只有方便面或罐头八宝粥
attachments/3450235403.jpg

几天不收拾,角落便满了瓶子
attachments/7252592688.jpg

妻子、情人和红颜知己的差别

妻子、情人和红颜知己的差别
什么是妻子?就是你愿意把积蓄交给她保管的女人。什么是情人?就是你偷偷摸摸地去和她约会又怕妻子撞见的女人。什么是红颜知己?就是你能把有些秘密说给她听却不能说给妻子听的女人
  妻子是一种约束,约束你不能随便和别的女人交往;情人是一种补偿,补偿你想从妻子那得到却又无法得到的激情;红颜知己就是一种点拨,点拨你心中的迷津
  妻子陪你过日子,情人陪你花钞票,红颜知己陪你聊聊天。妻子不能替代情人,因为她没有情人有情调;情人不能代替妻子,因为她没有妻子的亲情;妻子和情人都代替不了红颜知己,那是心灵的需要。
 妻子是一个和你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女人,却为你深夜不回家而牵肠挂肚;情人是一个和你没有一点家庭关系的女人,却让你尝尽做男人滋味尽情消魂;红颜知己是一个还没和你扯上关系的女人,却能分担你的快乐和忧愁。
 妻子是一个家,是一个能给你浮躁的心带来安抚的港湾;情人是家的累赘,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你不想甩掉;红颜知己是家的点缀,没有她你不会觉得寂寞,但你会觉得生活没意思。
 妻子的关心像一杯白开水,有时会成为一种唠叨,只是在生病时才成为一种温馨;情人的关心就像在白开水里加了一勺糖,慢慢地品上一个晚上还不满足;红颜知己的关心就像工作到午夜喝一杯咖啡,越喝越提神。
 妻子怀上你的孩子会深情地问你想要个男孩还是要个女孩,情人怀上你的孩子会哭着来问你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对于红颜知己,你会把你的情人怀孕的消息告诉她,并问她你该怎么办。至于妻子,你会在她发现你的情人肚子大了的秘密后才告诉她:“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了。”然后拼命地向她解释,并作可怜状。
 妻子回了娘家一个星期不回来你也不想,情人三天不见你就给她打电话:上哪去了?今晚我们到老地方喝杯咖啡好吗?心中有了苦闷,你最想找个红颜知己倾诉,告诉她你在妻子和情人之间疲于奔命,实在受不了了。
  最让男人受不了的是妻子的唠叨,情人的眼泪,红颜知己的误解。妻子的唠叨使男人的心乱上加乱,情人的眼泪让男人已硬的心变得酥软,红颜知己的误解把男人的心由悬崖推进深谷。
  最好的妻子,就是男人能从她身上找到情人和红颜知己两种相互交织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男人很难找到。最好的情人是在你和她的关系被妻子发现而主动退出又不提任何要求,只是情人很难做到这点。最好的红颜知己是有一天她能成为情人,甚至妻子,只是这种想法很难实现。
  如果有可能,男人都在想把红颜知己变成情人,如果再有可能,再把她变成妻子。只是变成妻子的红颜知己就不再是知己了,因为很少有男人把自己的妻子当成知己的。男人心中有好多秘密不能随便说给妻子听。要不,那还叫男人么?
  娶一个妻子是为了怕别人说闲话,找一个情人是为了给单调的生活加点味精,交一个红颜知己是想给空虚的心灵浇点鸡汤。男人一生都在寻找的不是一个妻子,也不是一个情人,而是一个甚至更多的红颜知己。  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了一个人就一定要珍惜,不要等到伤害的时候才去乞求原谅,不要等到失去的时候再去挽回。如果我不小心流下一滴泪水,那是因为我不愿意忘记你是谁
     爱情和婚姻本身是不同的两件事,爱情是理性的,它来自于人的主观创造,是俩个人之间的事情,情至浓时,任何外力都无法干扰。婚姻是感性的,它来源于现实生活,是一种社会的共同行为,必然要接受社会的价值评判。爱情是超世俗的,它可以抛弃一切世俗化的限制。但当欲步入婚姻时,许许多多的世俗条件就随之而来了。 

     甜蜜的爱情许多人都体验到了,而婚姻美满却是每对新人极力追求的,但结果如何呢?其实,婚姻的理想境界不是“美满”而是“适应”,就是男人与女人在一起相互适应,比如她包容他的懒惰,他适应她的唠叨。能达到这种境界也就洞悉了婚姻的基本奥秘了。 

     遗憾的是,人们总是一味地追求婚姻的“美满”,而把“适应”视为平庸,于是婚姻往往就显得不堪重负了,甚至在叹息中结束。所以,沉浸在爱情蜜水中的朋友,如果你没有准备好接受平淡,可千万别踏入婚姻。  

再入思旺

        四月五日,天气如同我的心情,阴暗阵雨,这天是拜祭奶奶的日子,早早驱车进思旺,这个我很亲切又很反感的地方,在我会爬山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每年清明上思旺镇西的山拜祭祖上。到了奶奶去世,也葬在了思旺的山,于是我对思旺的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那里山高气爽,村民友善,山上有雾,似游龙或仙腾,山下有溪,清凉入扉。远离闹市,这里的确是清静的好地方,奶奶在这里应该也住得很舒心。
         7点半给爷爷扫墓,直接驱车往思旺,这条路我由很陌生变成很熟悉,对于一个路痴的人,着实不容易,但这次驱车又感觉很陌生,并且很讨厌,半路上塞车,排起了长龙,车子寸步难行,骑摩托的人可以不守序,弄得水泄不通,让人烦不胜烦,人性的自私充分的体现,我倒原意这个时候来个暴雨,或许能对疏通路况有帮助。
         在思旺的路上,树木依旧挺拔,在回龙到镇西的路上和几年前没什么变化,只是过往这条路上的人都变了,人心已经变得不可揣测,树木的年轮不过多了两圈罢了,人心已经变迁了无数个轮回,还记得那些桥头,还记得那些猪市,还记得那些灰尘,只是渐渐的陌生罢了。
         最终我还是没有看到奶奶的坟头,很遗憾,按辈分,我留下在山脚守候,两个多小时的等候,我想了很多阴暗的东西,加上时而暴雨,弄得自己更郁闷了,为了摆脱这种忧郁,我自个开车在山路里颠簸,没有目标的来回转着,雨水打在车窗上,模糊着前方,就如同我的情绪般模糊不清,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除了酒量变大,连车技也会变好,在如此狭隘如此恶劣的山路,方向盘居然可以控制得很好,这是很讽刺的。
        思旺最出名的莫过于所谓的思旺桥头粉,而这天从伯父的口中总算知道了这段往事历史,正宗的背后躲藏着一代人的悲伤,痛哉,渊源不再。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下车吃碗桥头粉,但看到了店边的一个女孩的背影,飘逸的长发,花格子衬衫,牛仔短裙,我特然觉得这里的粉有黯然销魂饭的味道,便没胃口了,驱车回家,不知道明年的清明是否还会进来,别了,思旺!

湮灭在三月

 三月,终于离去了,是那种永远也不会再出现的离去。
       人生向前,背影往后,年华光影,似水流年,轻的飘走了,重的留下了,爱与伤,孰重孰轻,无法衡量,但我知道,爱已远行,随风飘零,越来越远……
        曾经虔诚,像个教徒,守着真主,尽管遥远,但相信主能知道我在守候,那时候,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夜是黑的,日子是清澈的,那时候笑起来放肆的忘乎所以,那时候的心情爽朗的像一阵风,夹带着一种热烈。但那时候已经不再来了,就像永不再来的生命一样,那样的美好湮灭在光阴的流逝中,早已发不出声音了。
      三月,终于明白了很多东西,但又增加了一些更迷茫的东西。以为骆驼能一直坚挺,但最终还是扔下了那根稻草,当考验变成背负,当骆驼已经死去,终于明白了农夫的期待变成了冷漠。
        三月,除了晚上的三楼kof,从未迈出家门半步;三月,在床上躺了12个小时,可夜晚眼睛未闭上睡过觉;三月,身体本身是忧伤的,但比身体更加让人忧伤的是太多的无力;三月,病痛挖掘着身体的每个部位,但最后掏空内心的不是病痛,而是最深的冷漠。
        我们本是没有忧伤的,不应该有也不想有,但它却像生命中不可或缺一部分一样总会出现,这种忧伤不是可以去营造,它总在不经意的时候突然袭来,在我们没有一点准备之下充溢着你的世界然后让你难过得失去希望。
       人是活在现实中的,不是活在理想里的,当风雨不断洗刷,爱的,不爱的,其实一直在告别中……,突然觉得很老了,突然觉得不再虔诚了,突然觉得不再相信了,突然觉得很脆弱了,连眼神都不再那样清澈。
       何时变得执着,但是不知道这样的执着究竟算什么,不爱,不恨,不怨,不强求。一场寂寞的相思,一场磅礴的大雨,一场冷漠的分离,毁灭一个自己,创造一个自己!

在线播放文件 -- undefined

QQ好友删除了不少

今天一口气把主QQ做了次大清理,其实这个QQ这两年来也没什么人加了,除了熟人,或现实生活上的朋友,以前的一些网友几个月没一句话谈的都删除掉了,或者说我不认识、陌生的都删除光了,本来这没必要记录,但这两年来我貌似就这一回清理名单,不是因为QQ太多人,自上次大清理后已经删了绝大半了,剩下一百多号人而已,但就这一百多号人了,我都觉得有太多的陌生,或许是我朋友越来越少了吧,相信对于主QQ来说,这是最后一次清理了!

春之郁

     昨天下午网络极端的不稳定,整整一个下午什么事都干不了,外面依然夹着细雨散发出阵阵寒意,无聊的人自然行为也会变得无聊起来,其实我自己写的东西自己很少会回够头来看,大部分自己写过什么也忘却了,打开我的博客,翻看着旧博客的存档日志,我才发现由搭建第一个博客至今已经写了整整四年日志了,回想那青涩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在四年前我就习惯了凌晨来写日志,有时候不知道博客的存在是否应该,登陆后台翻出了很多隐藏着的日志,那些深埋的伤疤又被我自己揭开,但随着时间推移,血红的回忆都已淡化成水。
        我重新给博客弄上播放器,花了点时间选放上些自我挺喜欢的音乐,记得以前的我上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博客,放着音乐再去干其他事,这已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但人得意后会变懒的,我这种习惯也就被音乐网的随机页面取代了。现在这么一看,博客的面貌又恢复到两年前了,真的舒服多了!
       昨天在另外一个QQ空间写了篇日志,我突然想看看以前的愚人节我写些什么东西,一翻记录才看到原来我这些年来只有今年愚人节写日志,但很奇怪我依然记得我几年来的愚人节干过些什么,这些年来的愚人节真的很愚,内疚啊,我要对受害人说对不起,尤其是前年的,虽然我并非愚人,但老天却愚了我们,有些东西不是没有去把握,而是考验太残酷,结果我们都失败了。
       今晚死老毛又给我催电话,拜祭完祖先后,我想我也该是时候收拾起背包踏进旅途了,大部分人总有向现实低头的一天,向理想的乌托邦说再见!